藏二代的追求:作品跟不上藏家成长的步伐会被淘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中国收藏网

  自她记事开始,28岁的藏家索菲亚·科恩(Sophia Cohen)就一直在收藏。“我不觉得有某件具体的事让我成为了藏家,”科恩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,“我想,我一直都喜欢欣赏与收藏物件。在我的收藏中,所有作品都一样重要,无论大小。”

  科恩是美国著名藏家史蒂夫·科恩(Steve Cohen)的七个孩子之一。她回忆说:“我从小就常去博物馆、艺博会和画廊,到处走走听听,尽可能多地从画廊家和顾问那里吸取信息。”她说,“我就想了解为什么某件作品有意义、有价值。”罗斯科(Rothko)的绘画和德加(Degas)的芭蕾舞女雕塑对她的艺术启蒙影响重大。

  与她的兄弟姐妹不同,科恩选择了艺术界的职业生涯。在布朗大学学习考古学、参加在土耳其的发掘现场工作后,她在佳士得拍卖行获得了当代艺术和艺术市场的硕士学位,现正就职于高古轩(Gagosian),担任销售助理和艺术家联络人一职。硕士毕业后,科恩开始认真地收藏作品,以她的同龄人——即她同时代的艺术家为关注重点。她在曼哈顿的公寓现正存放着她的所有收藏,其中既包含了像安娜·朴(Anna Park)、安娜·维扬特(Anna Weyant)、塞缪尔·斯塔布勒(Samuel Stabler)和杰克·克拉克(Jake Clark)这样的年轻新秀,也吸纳了乔纳斯·伍德(Jonas Wood)和拉希德·约翰逊(Rashid Johnson)等受人尊敬的当代艺术家。

  我们最近在科恩的公寓里对她进行了采访,希望更深入地了解她收藏的作品、启发她的导师,同时聆听她对“成为一位当代藏家意味着什么”这一问题的解答。此外,她对新藏家的建议也是我们关注的议题。

Sophia Cohen
藏家

  被家族收藏的艺术品围绕着长大,你是如何开始建立自己的收藏的?

  我一生都在接触令人惊叹的艺术。在此过程中我发现,我对收藏对我有意义的物品特别感兴趣。我的父亲在很多方面都令人刮目相看,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力,以及他训练出这种独到眼力的秘诀。师从父亲,我也学到了这一点。

  记得13岁的时候,我去了我们镇上的一个小型艺术展。我花了500美元买了一件利希滕斯坦(Lichtenstein)的赝品。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,回家后的我异常兴奋,并和好几位家人分享了这种喜悦。他们则说:“不敢相信你竟然花了500美元买下了它,这抵得上你几个月的零用钱了。” 直到今日,我仍把那件作品挂在我童年的卧室里,时刻提醒我第一次接触艺术投资的“切肤之痛”。我认为,这种经验对收藏而言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我一直等到完成了硕士学位才认真开始自己的收藏。我想在深入这一领域之前对艺术史有一个更好的了解。在我看来,在买艺术品的时候还能确定其历史的意义,非常有意思。

Installation view, from left to right, of Jonas Wood, Matisse Pot I, Matisse Pot II, and Matisse Pot III, 2017–18; and pillow chandelier by Takashi Murakami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你认为,你的眼光与你父亲的是不同的吗?你是否受到他藏品的影响?

  是的,每个人的眼光都是与众不同的。如果不够独到,就会很容易落入陷阱之中。我认为,一个好的藏家不可能真的有和别人一样的眼力。我当然会喜欢那些他永远都不会去碰的作品,但反之亦然。因此,我甚至都不会将我们两人放进同一个类别里进行比较。然而,能找到我们俩都中意且彼此都感到兴奋的作品,总是一段妙趣横生的经历。

Matt Johnson Tower of Babel, 2007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还有哪些藏家或艺术赞助人给过你灵感?帮助过你的导师或朋友有哪些?

  我非常幸运能拥有超棒的导师。在艺术方面,我最重要的导师是桑迪·海勒(Sandy Heller),他已成为了我的家人。海勒对我信任有加,并总是引领我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——最重要的是他热爱艺术,并以一种充满美感的方式对待收藏。

  我也喜欢海利·梅林(Haley Mellin),她极为慷慨,践行利他主义。她想方设法成为了一名艺术家,并利用艺术为更大的事业服务——她经营着一个名为“Art to Acres”的基金会,曾与许多艺术家合作进行义卖,所得收益则用于全球的土地保护工作。

  克劳斯·比森巴赫(Klaus Biesenbach)也教会了我很多关于慈善事业和艺术的知识。事实上,他自己并不收藏艺术品,因此他的观点也与我所接触的大多数人非常不同;他的例子很好地说明,要对某件事物拥有深刻的见地,并不见得真的需要拥有它。我认为,将所有权从一个物件中分离出来,是热爱艺术的关键;艺术只需存留在世界上,这就足够了。

  迈克尔·戈万(Michael Govan)对我的影响也是巨大的。他指导我完成了关于迈克尔·海泽尔(Michael Heizer)的硕士论文。他对这一话题了如指掌,而在撰写过程中,我们也加深了互相的认识。我认为,他是最不可思议的人之一:这不仅要归功于他为洛杉矶和 LACMA 所做的一切,也要归功于他对艺术的全身心投入——他的精神会影响一代又一代的艺术人。我很幸运能拥有这么一位朋友。

Installation view of ceramic vessel by Jake Clark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一边在艺术界工作,一边收藏的体验是怎样的?这对你的收藏方式有什么影响?

  这是一把双刃剑。与处于事业巅峰的艺术家一起工作,看着他们在高古轩蓬勃发展,非常鼓舞人心。但与此同时,我也时常过于投入画廊的项目之中,不得不花加倍的精力去了解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。能有时间阅读大量文章、浏览 Insta?gram 并与我的艺术家朋友交谈,是非常难能可贵的,我可以从中了解他们正感兴趣的艺术家——这也是我在可及范围内发掘艺术的方法。我公寓里的很多艺术品并不是由高古轩的艺术家创作的。但在我看来,认识到一点非常重要:能与高古轩级别的画廊合作绝对是艺术家职业生涯的里程碑。画廊的艺术家很多都非常年轻,能够跻身高古轩或许就是他们的一个目标。因此,我的收藏存在着某种互动关系:我一方面与同时代的艺术家们共同成长、收藏;另一方面则将其与成熟的艺术家放置于一处,促成两者的对话。

  能和我们聊聊公寓里的一些作品吗,特别是那些对你的藏家成长经历意义重大的作品?

  那就不得不提乔纳斯·伍德(Jonas Wood)的版画。这三幅版画以壶为主题,受马蒂斯作品的启发。我在2018年购入了他的作品——它们不仅对我方兴未艾的收藏至关重要,也体现了我对陶瓷的情有独钟。我的公寓里有很多陶瓷作品,其中就有杰克·克拉克(Jake Clark)的创作。他是一位年轻的澳大利亚艺术家,我们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。此外,我还藏有菲奥娜·沃特斯特里特(Fiona Waterstreet)和安妮莎·凯米什(Anissa Kermiche)的器皿,以及本·沃尔夫·诺姆(Ben Wolf Noam)的陶瓷蘑菇灯台。我还特别喜欢一件非常酷的马特·约翰逊(Matt Johnson)的雕塑,它形似一座纸牌塔,总能成为闲聊的谈资。

Anna Park, Meet Me in the Middle, 2020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对我而言,安娜·朴(Anna Park)的作品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能拥有一位正快速崛起的女性青年艺术家的作品,实在难能可贵。我在 Instagram 和纽约的各种画廊空间看到过她的木炭作品,并一直对她很感兴趣,但我对她作品的定价和她艺术生涯的定位却不甚了解。出于这一原因,我联系了她的经销商。他告诉我,手上已经没有可供购买的作品了,但安娜·朴正在做一场群展,我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。幸运的是,我真的买到了一件作品,而且非常喜欢。这是一件极为优美且复杂的画作,与如今风靡一时的具象艺术完全不同。作品充斥着爆炸性的疯狂与混乱——回想过去一年的种种,我们的大脑里似乎也有了点这样的感觉。我在去年,也就是2020年买下了这件作品。此时此刻,我对拥有这件作品能说的,只有“感恩”二字。

  我有机会见到了艺术家本人,并与她共度了一段时光,这一切让这件作品显得更为珍贵。这就是我喜欢我的藏品的原因——很多艺术家要么成为了我的朋友,要么曾与我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。这让我觉得生活在一个集体空间里,而不仅仅是一个以索菲亚为中心的空间中。

Anna Weyant, Sophie, 2021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对我来说,安娜·维扬特(Anna Weyant)为我绘制的素描画是一件非常独特的作品。我之所以喜欢这幅画作,并不是因为画的是我,而是因为我欣赏我们两人的友谊。我一直在为她的一系列画作担任模特,这种关系是非常特别的。我能够看到作品的另一面,与艺术家共度亲密的时光——这是用钱买不到的体验。

  另一件我最近很喜欢的作品来自艺术团体 MSCHF,是其“赝品博物馆”(Museum of Forgeries)系列的一部分。这件作品的来历大约是这样的:MSCHF 购入了一件安迪·沃霍尔的素描《仙女》(Fairies),并以此为基础制作了999件赝品。这些作品被当作1000件艺术品出售,原作混在其中,甚至连 MSCHF 都不知道它究竟是哪一幅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不会追踪原作的最终去向,任何获得作品的人也不会知道它是原作还是复制品。MSCHF 经常玩弄这种“创意性破坏”的想法,却不会损害或剥夺原始艺术品的存在与美感。我喜欢看到当代文化与艺术的混合,这种跨界行为表明,庆祝和重塑未来的方式是非常多样的。随着 MSCHF 名声的逐渐确立,他们创造的作品甚至可能在价值上超过沃霍尔的作品!

  我有一幅拉希德·约翰逊(Rashid Johnson)的版画,是为了支持“Art to Acres”基金会购入的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笔很大的投资。这幅杰出的版画作品来自艺术家2020年专门制作的红色“焦虑男人”(Anxious Men)系列。COVID 期间,我得到了一间新的公寓;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新的开始。无论是作为全球公民的一份子,还是从个人层面来说,2020年都是非常情绪化的一年。与此同时,我也很喜欢拥有那些专门为2020年制作的东西。拥有这件作品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这是一笔我愿意且想作出的投资。

MSCHF, Possibly Real Copy of “Fairies” by Andy Warhol, 2021 Photo by Lau?rel Golio for Artsy

  在你的收藏中,是否有线索贯穿始终?还是说你有某种特定的话语来向公众讲述你的藏品?

  凭着对艺术的直觉行事。如果和作品有所共鸣并且喜欢的话,我就会买下它。我公寓里的藏品各不相同。我倾向于买那些可能相互冲突的作品,这种混乱对我而言是一种享受。我喜欢陶瓷作品,因此我的陶瓷收藏肯定更为广泛。但我认为,这更多是出于我对媒材的热爱——要知道,我曾是考古学专业的学生。除此之外,我的公寓就是一团糟,而我乐在其中。

  当得到一件新的作品时,你会选择马上把它挂起来,然后移动其他物件的位置吗?

  是的。我最近买了一件新作,另一幅美丽的马匹摄影作品将被取而代之,放入仓库。我发现,任何时候我买一件新的作品,都是因为我在那一刻与其产生了情感上的联结。我在成长,我和我的艺术作品一起成长。有些时候,作品会跟不上我成长的步伐而被淘汰。因此,我的每件新作都放在最前面的中心位置,突出我在那个特定时空里的个人定位。

Installation view of artwork
by Chanel Khoury, 2020
Photo by Laurel
Golio for Artsy

  在购买作品的时候,你会做什么样的考虑或研究?

  这真的要看价格的高低。如果价格很高,比如一位知名艺术家的版画,那么对我个人来说,这就可能是一笔很大的投资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会找出总共有多少版数,艺术家又自留了多少版数等信息。如果是一幅画,那么我会看看艺术家未来是否有新的展览,博物馆的代表情况如何,也会关注拍卖记录的表现等其他内容。我喜欢问各种各样的问题——现在有这么多杰出的艺术家,内容也不计其数,因此有必要对事物进行筛选。你不可能什么都买。

  如果可以拜访艺术家的工作室,那是最好的选择。看到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及其创作空间是很重要的。每每参观艺术工作室,我都获益良多。我会听他们说话,听他们如何谈论他们的艺术;我从他们那里得到的任何支离破碎的信息,都会影响我做出立即收藏还是暂缓的决定。我非常乐于获得大量的信息,但这种信息的获取必须是有机的。

  我通常凭直觉进行收藏——除非面对的是一位相当多产的艺术家,而且有良好的拍卖记录。在一些艺术家那里你可能不太走运,但这也无所谓,因为我喜欢的是作品本身。我不会买我不喜欢的东西。

Ben Wolf Noam, Mushroom Menora, 2020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你通常如何进行收藏?

  我尽量通过画廊或直接从艺术家那里购买。当然,有时我也会在网上浏览拍卖会,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,比如一张非常好玩的海报或是小玩意——在我的公寓里,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非常“高端”的。

  我之所以会尽量坚持直接从艺术家或画廊那里购买艺术品,是因为在我看来,让艺术家得到补偿非常重要。我认为,很多时候艺术家会太早卖掉他们的作品;一年后,别人就会从他们的作品上牟利。我知道,这是一个是由我们亲手创造的自由市场,而艺术也是可供买卖的商品。然而,鉴于我与我的许多艺术家朋友有很深厚的联系,我更倾向于坚持直接从他们那里购买艺术品。

  我理解人们为什么要从拍卖会上买艺术品:你面对的是那些可能已不在世的或作品数量有限的艺术家,而一旦有非常特别的艺术品出现时,我也会说,买下它吧。但纵观我的收藏领域,除了对拍卖有少量涉足外,主攻的是一级市场。

  你有没有买过没有亲眼看到过的作品?

  我有。这取决于艺术家本身。我认为,以 JPEG 为参考依据进行购买是完全没问题的,这是未来的趋势。但如果这是你一生的积蓄,我可能不会这样做。这是我首选的购买方式吗?绝无可能。但我确实尝试过,而且也将继续这么做。有些时候,我想要买的东西有时间上的限制,而我确实不想错过这件佳作。

 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,但也许有一天我会后悔。我知道,我可能会买了一件作品,但在拿到手后却觉得,“这和我看到的不一样”。但也有可能我买了件作品,然后认为“这比我想象的好得多”。无论如何,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可能站到作品前去欣赏它;如果做不到,就尝试与各方通力合作,做足够的研究。如果看不到作品,我就会做大量的研究,并与人们交换意见。

Installation view, from left to right, of Juliane Eirich, Gas Station, Itoshima, Japan, 2011; and Anna Weyant, Sophie, 2021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你是如何发现新的艺术家的?

  我主要通过 Instagram 和艺术家朋友来获悉其他艺术家的情况。但在很多方面,我确实有点太过依赖 Instagram 了。我希望我可以少花点时间在上面,但我通过它了解了很多艺术家,并与他们建立了联系。我不知道是否能真的摆脱 Instagram。

  现在,有哪些艺术家让你感到兴奋?在你的愿望清单上有哪些艺术家的作品?

  我试图保持开放的心态;事情总是在变化,年轻艺术家更是如此。我很想得到纳撒尼尔·玛丽·奎恩(Nathaniel Mary Quinn)的作品。因为我是培根(Bacon)的超级粉丝,所以能够审视两人的风格并进行比较,是件很酷的事。我对安娜·维扬特和她的未来感到兴奋不已;在我看来,她的艺术天赋非常耀眼。我很期待有朝一日拉希德可以被载入艺术史册——我认为他堪称偶像。

  有很多艺术家都是非常令人兴奋而且有趣的,洛伊·霍洛韦尔(Loie Hollowell)就是其中之一;我真的很想够拥有一件她的小篇幅作品,那会非常酷。但我不会拿着我的愿望清单,坐在那里翘首以盼——恰恰相反,我会选择走出去,看展览。我并非极度饥渴,想要不断收藏;我很有耐心,不急于拥有一切。因此,我很高兴身处于自己拥有的小世界里。说实话,我的公寓并不大。

Rashid Johnson Untitled Anxious Red, 2020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是否有一个特定的时刻或作品让你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位藏家?还是说,一切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地形成的?

  我觉得我一直是物件的收藏者。就像之前提到的那样,我毕业于考古学专业。我有很多小玩意和多年来收藏的东西;书籍也是我收藏的一部分。我不觉得有一件特定的事让我成为了藏家。我想,我一直都喜欢欣赏与收藏物件。在我的收藏中,所有作品都一样重要,无论大小。

  对你来说,成为一位藏家意味着什么?

  我认为,现在的收藏已被极大地商业化了。但只要有钱,这在任何行业都会发生,因此我对这一趋势并不感到格外吃惊。总体上来说,我们可以看到两种类型的藏家:第一类藏家正试图赚钱,将自己的资产多样化,用艺术品装点他们的家,这本身并非坏事;但与此同时,有另外一群人坚持购入自己喜欢的作品,并尝试与艺术家和画廊建立关系。我不认为有任何一方会比另一方好,但区分这两者是很重要的,你必须弄清楚你是在哪一方。我属于正在建立长期关系、对人类经验进行深入思考的那群藏家。我认为,既有激情型的藏家,也有投资型的藏家,同时也存在着两者的混合。重叠必然存在,藏家也是不折不扣的光谱。

Jonas Wood, Matisse Pot 1, 2017 Photo by Laurel Golio for Artsy

  你会建议一位新的藏家如何开始收藏?

  与画廊建立联系,特别是年轻的画廊。在艺术生态系统中,年轻的画廊为中型画廊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,然后再供给巨型画廊。建立关系,进入画廊,去看展览,向艺术家和负责人介绍自己,从画廊的项目中购买作品。我不能保证这必将给你带来回报,让你能够用艺术品赚数百万美元的钱,但此举定会帮助你发展出长期的关系,拥有绝妙的体验,并最终获得能代表这一切的美丽物件。在 Instagram 上关注那些拥有有趣收藏的人,这群藏家总是在发布他们真正喜欢的东西。一切的关键是与人建立联系——不管是在现实生活中,还是在 Instagram 上。我总是试图与人交往,因为我们投身艺术的原因,都只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。

猜你喜欢

启功作品将亮相拍场 《林泉高致》有何特点?

启功《林泉高致》桌屏。北京诚轩供图近日,记者获悉,北京诚轩2021年秋季拍卖会将于11于26日拉开帷幕,推出中国书画、现当代艺术、瓷器工艺品、钱币四个项目,共有六个专场。中国书

2021-11-24

新时代的上海美术要出作品、出人才

2021.06.17(油画)陈迪白玉兰美术奖优秀奖新时代的上海美术要出作品、出人才——记“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”第十一届上海美术大展“虽然本届大

2021-11-24

岭南画派名家梁世雄400余件作品在东莞展出

梁世雄(前排右二)与大家一同参观展览。(主办方供图)“河山闳廓——梁世雄中国画艺术展”16日在东莞岭南美术馆开幕。展览系统梳理了当代岭南画派代表人物梁世

2021-11-18

陈湘波作品展亮相厦门 大型水墨装置与观众互动

“吐纳英华——陈湘波作品展”11月13日在厦门宝龙艺术中心启幕,展出的作品包括艺术家最新创作的工笔、具有工业气息的水墨、笔酣墨饱的写意以及颇具禅意的白描

2021-11-15

当古风遇见新潮,玩转书法工匠章——中国金币工匠系列第二枚作品优雅亮相

这是一枚神奇的纪念章,魏晋之风骨、盛唐之荣耀、精巧之机括、家国之情怀尽显其上,它就是中国金币工匠系列的第二枚作品——“兴利中国”书法纪念章,11月11日

2021-11-13